首页 > 言情 > 

王妃救命病娇王爷他疯了

王妃救命病娇王爷他疯了小说

王妃救命病娇王爷他疯了

更新时间:2021-04-05 20:17
来源:落初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章节目录

《王妃救命病娇王爷他疯了》是作者暴走的土豆写一本古代重生小说,主角为谢尧江楼月江逸雪谢流云,由山楂文学为您带来王妃救命病娇王爷他疯了谢尧江楼月江逸雪谢流云小说阅读,小说精彩节选:王子停下了脚步,其他人都高兴地继续看戏。一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臣更是笑嘻嘻地说:“看来这武安侯府的地砖太特别了,走几步就会累得脚软了。”

精彩节选:

这话说的很是委婉,“闹了些误会”,但在场的哪个人不知道江楼月昨晚半夜砸平王府的门还被拒之门外?江青雪看似委屈巴巴,却不过两句话就把众人的视线都移到了江楼月的身上。

“武安侯真是好福气啊,生了个这么敢作敢为的女儿,老夫就没这份福气了,家里那一个两个,都是连说话都不能大声点的软丫头。”

“就是,武安侯,你这女儿,还真是京中标新立异的风景线啊,夜半砸王府的门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

“到底是平王殿下知分寸,才闹出昨晚的那些‘误会’来,若是真的开了门,今日可就要出现别的‘误会’了。”

武安侯气得脸色铁青。

太子谢景鸿笑着打了个圆场:“看来是小女儿家在这儿争风吃醋呢,咱们还是别围在这儿了,都散了去吧。”

其余人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便要离去,岂料沦为笑柄的江楼月却忽然说:“我与平王闹误会,平王大可当面来找我,何必舍近求远,让你传话?何况,传个话需要约在假山后面避开众人的视线吗?江青雪,我记得你刚才说要去跟平王身边的小福子回话,怎么转眼就来见了平王?你到底是有多娇弱,从前面的回廊走到这假山不过百来步,你就腿软的要跌倒让人来扶?”

太子眼眸动了一下,视线落到了谢流云和江青雪的身上,“本宫也有点好奇……听起来,江姑娘是娇弱的有点过分了。”

太子停住脚步,其余人也乐的继续看戏。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臣更是笑着说:“兴许是这武安侯府上的地砖太特别,所以走几步就能累得脚软吧。”

其余人莫不露出玩味的表情来,看着江青雪和平王的视线就有些暧昧了。

谢流云眯起眼,江楼月以前如果遇到这种事情,必定直接将靠近他的女人丢出去,然后丢光所有脸面,今天是怎么回事,这样阴阳怪气,每一句话,都在暗示他和江青雪有私情。

江青雪脸上虽露着委屈的表情,但心里却着急起来,要是让江楼月再这么说下去,自己和平王的关系就算不能坐实,以后也会传的风言风语,那些搜查的人为什么还不来?!

“月妹妹,你为何……为何要这样说?难道你怀疑我跟平王殿下?我明明知道你对平王殿下一往情深,又怎么可能和平王殿下有什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你啊月妹妹。”江青雪依然委屈的看着江楼月,又看向武安侯:“姨丈,我说的都是真的,平王殿下身份贵重,哪是我一个寄住在侯府的孤女能匹配的,我只想真心帮着月妹妹达成心愿,如果月妹妹是介意我传话见了平王殿下的事情,那么我发誓,以后只要看到殿下,我便绕的远远的,绝不再见平王殿下一面——”

江楼月冷冷问:“空口无凭,你敢拿你死去的母亲发誓吗?!”

江青雪僵住,泪水立刻夺眶而出:“月妹妹……你……这么咄咄逼人……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

“你如果问心无愧,又有什么不敢的?可你不敢!”江楼月冷笑一声。

“江楼月!”一直沉默的谢流云忽然沉声喝道。

“你对本王的心本王知道,昨晚的事情,本王虽是顾忌着你的名声才让下人紧闭大门,但终究是伤了你的心,本王心怀愧疚,觉得对不住你,想亲自与你道歉,可如今看来,你如此蛮不讲理——她不过是帮本王传话,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她不愿意拿自己的母亲发誓,是因为她孝顺,不愿亵渎去世的亲人,而你,为了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强迫别人用去世的亲人发誓,你太让本王失望了。”

江楼月挑了一下眉,谢流云看似疾言厉色,但其实今日的态度相比平常,已经是好的,因为他说,明白她的心,心怀愧疚,觉得对不住自己。

呵呵,前世自己面对谢流云的时候,永远会自动过滤他说过的话,只记得自己愿意记得的,只要他给自己一点好脸色,哪怕是在言辞上有些微的温和与暗示,自己就能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觉,挖心掏肺的把所有都给他。

这个男人,永远懂得审时度势,懂得说话的艺术,三言两语,就能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可如今她却看透了这个男人的虚伪嘴脸。

“竟是为了我的名声?我的名声,早在这两年无数次愚蠢的纠缠中被坏的一干二净,平王殿下如今竟然说是为了顾全我的名声?我有名声?”

江楼月笑了,眼底却没半分温度:“平王殿下谬赞,我一直这么蛮不讲理,殿下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至于道歉,平王殿下大可不必。”

她不会接受。

道歉怎能弥补前世嗜血的创伤?

谢流云双眼微微动了一下,就听江楼月说道:“以前种种,不过是我江楼月年少无知,从今以后,殿下不必觉得愧疚,不必道歉,更不必对我失望,我与殿下再无任何干系,今日众多王公大臣在场,都可以为我做见证,若今日之后,我江楼月再纠缠平王谢流云,哪怕是再多看平王殿下一眼,就让我身败名裂,死无全尸!”

“月儿!”武安侯脸色大变,想要阻止但却没来得及。

其余的王公贵族们都意外的看着江楼月,此时的江楼月周身肃然,十几岁的脸上,却带着不符合年龄的决绝和沉稳,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她说出这话的决心,周身在冬日的阳光下,竟然溢出一股让人目眩神移的华彩,别样夺目。

连太子谢景鸿的目光,也不得不在江楼月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倒是个有个性的,只可惜……生在了武安侯府。

谢流云怔住,江楼月的决绝实在太令他意外了,昨晚,江楼月还死皮赖脸地砸他的府门,只不过几个时辰,江楼月竟然有了这样大地转变,发生了什么?!

相似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