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魂兮归来漫蒹葭

魂兮归来漫蒹葭小说

魂兮归来漫蒹葭

更新时间:2022-01-13 14:18
来源:追书云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章节目录

《魂兮归来漫蒹葭》楚卿媱寅耀云矽小说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山楂文学为你带来楚卿媱寅耀云矽小说大结局观看。小说主要讲述了:而顾南封好像是天降的立在了她的眼前,后边跟随上气不接下气的都洁,老管家恼羞成怒“云矽,你也就省放心吧,在这一天城,只需封少不允许,便是一只蚊虫也别想甩出去。”

精彩节选:

那时,他还是三皇子,从小聪颖好学,骁勇善战。跟着前皇走南闯北,攻城略池,小小年纪,即有勇又有谋。但是,因为他的出生与其他皇子比便不好,跟大皇子更加无法比拟,因他的娘亲只是一名宫女,临死了也没没名没分,前皇未曾重视过他。

卿媱记得有一年,中元节,寅耀骑马带着她去城郊,把大把大把纸钱扔向河流,指着万里山河,对她说:    “总有一天,我要为她建皇陵,让全天下人都来朝拜她。”

当时他的母亲是个宫女,死后连个葬身之地也没有。那时候,寅耀说这番话时,卿媱并不懂在他的眼里,一生已经奠定,仇恨,野心,都已牢牢在他心中。

或者卿媱是懂的,但不肯接受。    所以,后来,他要娶北厥国公主仓若钰为妃时,她不吃不喝,以死要挟。    “你可还记得,你带我进宫时,如何承诺我的,给我一生妥帖的生活。”

他说:    “阿兮,这只是权宜之计,我想给你一辈子妥帖的生活,但我必须要去争要去抢。朝中虽有很多大臣在暗中拥护我,但父皇不可能把皇位传给我,其他皇兄也对我虎视眈眈,多少双眼睛盯着我,盼着我出错,好让我万劫不复。我需要与北厥国和亲,我需要有他们的兵力支持。阿兮,你给我时间。”

那一刻,卿媱懂了,明白了,他的野心与抱负,更加知道,在他心中,江山与美人,江山才是最重要的,何苦仓若钰亦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说    “阿兮,我生在帝王家,从出生起,人生永远的课题就是争与夺,如何使自己能够权倾朝野。”    他的决定,她无能为力。

他最终还是娶了仓若钰,权宜之计也不过是个理由,仓若钰怀孕了!    那时候的卿媱,性格刚烈又任性。她怎么能容得下仓若钰?她对仓若钰处处刁难,这是众所周知。

最初时,寅耀很纵容她,无论她对仓若钰做出多过分的事情,他从来不闻不问,直到仓若钰意外流产,直到,那根白玉牡丹发簪插进了仓若钰的胸口,他才发了狠,发了疯,不分青红皂白,甚至不问任何原由,把她关进了六池宫。

她大哭大闹:    “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摔的,那个玉簪也是她自己插进胸口的。她是个狠毒的女人。”    可没有用,寅耀那一刻看她的眼神没有任何温情,只是冰凉看着她,无论她如何哭闹,都没有丝毫的松动。

比起她泼妇似的哭闹,仓若钰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加能得到男人的珍惜,况且,她的背后,有北厥国的王子要替她讨回公道。

没人管卿媱死活,在六池宫,孤灯相伴,最后流掉了她与寅耀的骨肉,她跳崖身亡。    那时的日子现在想来还是不寒而栗的,更何况现在,她比以前冷静自持,也更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不再以男人为中心,不愿依附于任何人而活。

她要活出她自己。    甄府她也是不能久待的,不能连累家里。就让寅耀继续以为她已死,而家人继续以为她在六池宫便好。

之后的两天,她粘着爹娘哥哥聊天,聊从前的种种事情,但都闭口不再替寅耀的事情。    她忽然想起一个人,问道:    “爹,你这几年征战玄国,可有见过玄国太子也烈?”

卿媱想的是,若是她真的无处可去,或许可以去投奔也烈。如同以往的每次一次,只要她有危险,便会出现的也烈。    也烈,也烈,似乎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呼之欲出,但是忘记了,想不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竟然把也烈与无玄大师的脸重叠而来。

玄国自来是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国家,精通医术,毒术,巫术,而他们的国人对自己的君主都是推崇至极,能生能死。

甄将军听完卿媱的问话,想了想之后才开口说    “前两年去玄国时,远远的见过几次。初时,只以为他不过是个谦谦书生,根本未把他放眼里。然而几场战打下来,着实把我们震摄了。他的队伍纪律严明,士气极高,无论士卒小兵,还是将领,无不听他的号令。若不是我们通朝人多,以我的才干,是要输给他的。几次交锋下来,我对他这个人是十足的敬佩。将来玄国若是能有他带领,对我们天朝将是更大的威胁!”

甄将军毫不避讳夸奖敌手,心胸坦荡。而卿媱听着也高兴。无论她与也烈是如何的身份,但内心里,却把他当成至交。    “只可惜也烈对权力地位并无兴趣。他向往自由,云游四海!”

甄将军沉默的看了卿媱一眼,接着说:    “媱儿,我知你与也烈有着深交。你小时候随我征战到玄国,被俘虏当了人质,因此认识了他,又受他的保护没遭一点罪,爹也深为感激他,然而,我们两国向来是敌对的,特别是你在宫里,要时刻小心才是啊。”

“我知道的!”    当年,还在宫中,卿媱对此一直守口如瓶,寅耀并不知道她与也烈的交情。后来进了六池宫,也烈倒是在夜深人静时,避过重重宫苑来瞧过她几次。那时,窗外下着大雪,她在屋内点着暖炉,温着米酒,与他把酒言欢,很是快活。

如今想来,心里都是脉脉温情。那时的卿媱,那时的也烈,那么好。    但是,现在经她爹的提醒,玄国她也是去不了了,否则定然会背上卖国的罪名,这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啊!    想不到,从现代回到这一世,竟然已无归处。

为了宽家人的心,只好撒个谎说    “我明日就回宫里去,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    “你回去,等爹想办法让你出来。哪怕皇上要我项上人头,我也定然会拼力救你!”    “千万别!我在六池宫虽然清冷了些,但是日子也过得太平,不用再与任何人去争去抢,肆意快活比以前任何时候更甚。只是我们见面时机少些,那也无妨。我知你们过的好就知足了!”

卿媱连声制止爹跟哥哥要救她的想法,否则他们一去寅耀那求情,就露馅了。    娘闻言,眼泪凄然流落    “媱儿,苦了你了!”    只是这一句话,卿媱好不容易控制好的眼泪差点绝提。当年他们就曾劝过她,六宫后院,是非最多,怕她这样的性情早晚要出事,而她当年占着寅耀对她那一点点的爱,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人情世故,自信满满的进了红墙深院,却终究还是落了如此下场。

哥哥喝了一杯酒,满面愁容    “若当年是太子继位,或许妹妹你也不用吃这些苦,太子向来十分温和谦顺,以德服众...”    甄将军严厉制止了他    “莫要胡说八道,!”    卿媱心下了然,朝中定然是有很多忠臣还在支持着大皇子,看来寅耀如今的地位依然不稳固。

卿媱告辞了家人,谎称自己回宫,她娘泪眼婆娑的送她离开。    街上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卿媱身处这繁华之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她在这一世,养尊处优惯了,从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甄府,有寅耀做后盾,不愁吃穿,所以没有任何养活自己的能力。好在在现代学的一些修复文物的技术或许还稍稍派上用场。她当务之急便是找一份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让开!”    “让开!”    街头出现一队精兵,每个人都身穿铠甲,手拿矛枪推开路人,列队形成一股人墙,开辟出一条街。人墙外顿时乱成一团,所有人往左右两边站,原先熙熙攘攘的街面被这阵仗吓的安静下来,秩序井然站在人墙外,说话声音也压得低低的。过了一会儿,不远处有几辆马车过来,看那上头举着的旗,还有这隆重的架势,好像是什么皇亲国戚。

卿媱被人群拥挤着,被迫站在街边看这热闹,只听旁边的人悄声议论。    “今日据说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难怪这么大排场,据说这位莘妃长得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是啊,这几年在后宫那是呼风唤雨,厉害得紧,大家都对她避让三分。皇上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可不是吗,年初,她豪掷万两给顾家盖豪宅,朝廷里议论颇多,但皇上却拿出自己的私银替她补了这个缺,丝毫没有半分责怪!”    “她要是能怀上龙嗣,将来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后宫!”    “谁说不是呢!只是一直没有动静!”

寅耀的妃?原来他也会如此爱一个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宠着,如果这莘妃当真有孩子,他会怎么疼呢?    想到孩子,卿媱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为她那个在六池宫未曾出世就离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曾记得,梨花满地,寅耀拥着她,温情脉脉。

“阿兮,将来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小公主,长的与你一样,乌黑的发鬓,灵动的眼,还有活泼的性子。我定会把她捧在手心疼爱!”    “为什么不要皇子呢?”    “我不愿我们的孩子将来要面对帝王家的残酷争夺,面对那些身不由己。我只愿我与你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的,自由活着!”

那时的她曾多么的快活,然而当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宫,当鲜血染红了床单,当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离开时,迎来的还是一室的清冷,与狠绝的,不曾来望一眼的寅耀。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难受的跟刀剐似的。再没有丝毫兴致去看那所谓的倾国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声忽然安静下来    五彩绸云般的锦面轿子从卿媱的眼前掠过,轿子上的窗是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能看见里边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扬,即俏又媚。

相似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