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的双眼能见鬼

我的双眼能见鬼小说

我的双眼能见鬼

更新时间:2022-05-25 23:53
来源:阳光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章节目录

陈浩段小师是《我的双眼能见鬼》书中的角色,为您提供有关陈浩段小师的阅读,小说精彩节选:“你他丫的能否说关键,在那么臭皮我便踹死你!”段小师看见陈浩这类卖关子的模样也是十分的难受的,立即就一脚踹了以往,陈浩偏身走开,无可奈何的摊摊手:“千金大小姐,我正准备说关键,可你这一脚回来立即就阻拦了好么?”

精彩节选:

“我检查了土狗身上的每一处痕迹,除了和死者身上一模一样的伤口,凶手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尽力了。”

一时间,气愤变的十分尴尬,张芬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有些气愤,强忍着没有爆发出来,可能是委屈吧,不停的问自己,自己到底在折腾着什么?

李世国毕竟是这里的领队,虽然很失落陈浩的失误,可是这毕竟是离奇案件,凶手是高手,自然要牺牲很多才有机会跟凶手交手,所以,他没有怪使劲力气的陈浩,咳嗽了一声,故作镇定的说道:

“那个......没有线索的话,就赶紧让土狗入土为安吧,我代表诡案组感谢张姐对案子的支持。”

张芬根本懒得理会打圆场的李世国,闭着眼睛,一对牙齿紧咬着,把脸蹦的直发抖。

就在众人都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的陈浩突然回头,紧皱的眉头上竟挂满了泪水,让人看的着实心疼。

陈浩转过身准备往身体走去,刚走一步就差点摔倒,段小师忙走过去想要搀扶,却被陈浩用手挡开。

只见陈浩慢慢一步一步的走到狗尸面前,一双眼睛满是光亮,缓缓的跪下身来,脱掉了手中的手套,伸出一只手往土狗身上摸去,段小师想向前制止,却被李世国挡了下来,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只见陈浩脱掉手套,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儿的按在土狗身上,也不知道是夕阳西下的原因,还是陈浩功力大发,陈浩此时的身上微微的一波一波的散着淡黄色的光芒,张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浩,这个年轻小伙子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神仙?

陈浩此时的心思完全都在土狗的身上,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其他人,尽管他表面很平静,可是脑子里却飞快的转着,仿佛一个加了速的马达一般,逐渐发烫。

就在众人沉醉在陈浩身上镀光的漂亮景象的时候,陈浩的手突然加快了移动的速度,最终停在了土狗的脑袋面前,手指从耳朵开始,一点点儿移动,生怕是漏过了一处角落,渐渐的落在了土狗的嘴巴上,陈浩手指微微一用力,土狗的嘴巴被掰开,随后,陈浩咧嘴一声大笑,从土狗嘴巴里,慢慢的拿出来了一块带皮肤的肉,对,人肉!

眼见着从土狗嘴巴里取出一块人肉的众人都是震惊无比,更多的是对陈浩的敬佩,这个年轻低调的小伙子,从来没有让众人失望过。

李头点了点头,都快要喜极而泣了,双手一会儿叉腰一会儿放兜里,激动的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只能指着陈浩狠狠的说了一句:“好小子!老子没看错你!”说完,眼睛都红了一圈。

说实在的,李世国的压力确实大,主要还是因为诡案组以前的成绩太过优秀,以往破案最多不超过三天,不管是有多么变态的凶手,都能查到他心服口服,然后这次真的是个例外,用吴科常挂在嘴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这个凶手简直跟个透明人一般!”

诡案组必定是个特殊的组织,有崇拜尊敬的人,自然就会有一心想让他们解散的人,近年来他们的屡破奇案抢了不少风头,让不少人红了眼,许多本该升官升职的人,被诡案组一搅合,硬是没成,张队便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这是一方面压力,还有就是上头的压力。前面都说过,他们只要能快速破案,就是他的好手下。所以,近些年来,诡案组在破案中只要最终破了案,一切都好说。

霍子毅此时也是笑个不停,他一直崇拜着的就是陈浩,陈浩总能给他们惊喜,每当大家都没思路的时候,总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这次也一样,虽然来的久一些,可是却来的异常爽快!要知道,对于一名研究尸体的人来说,给我一块肉,再给我一些时间,就能恢复整个人出来,这就是科技。

陈浩看着手中的腐肉,突然对着天空猛的大喊了一声:“看我怎么把你一点一点剥开!”

显然这句话是对凶手说的,这是一个宣言,也是对凶手的一个挑衅!

张芬抬头看了看一望无际的天,又看了看坐在地上自信满满的小伙子,突然间笑了,笑的不再僵硬。

而在一个阴暗的废旧停车场里,一个带着帽子的人突然浑身一抖,随后愣了大概十几秒钟,慢慢的咧开嘴笑了,脏黑的已经看不见五官的脸上,突然冒出一排绯黄的牙齿,说不出的诡异。

霍子毅笑着走到陈浩身边,有实验袋小心翼翼的装好陈浩手中的线索,心中是大大的出了一口气,这下总该是有事儿干了,对着陈浩笑着说道:

“我说浩哥,别耍帅了,够帅啦!哈哈!”

陈浩白了霍子毅一眼,忙砖头寻找张芬,找到张芬后,终于可以自信满满的看着她了,这个像自己母亲一样的女人,总算没有白被她信任。

张芬满含笑意的对着陈浩点了点头,显然是肯定了他的判断。

而陈浩看到张芬的点头后,慢慢的长呼一口气,随后眼睛一黑就到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浩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的母亲在街对面对着自己招手,自己想要过去,可是路上全是各种车子,跑的飞快,根本停不下来,最终,母亲含着泪水随便坐着一辆车,乘风而去了,留下自己一个人无助的四处乱串,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在自己绝望到极致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想起,这个声音似乎听得清楚,又似乎听不清楚,不停的在自己的耳边流串,最终,就快要听清楚声音的时候,陈浩睁开了眼睛。

此时正是早上,外面阳光明媚,而自己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阳光透过窗子,透过窗边的仙人掌,照在自己身上,暖阳阳的,陈浩不由的抬起手,接收太阳的抚摸,这种感觉很舒服,可是又很奇怪,和好多事情一样,我感受得到它,看得到它,可是我就是抓不到它,究竟是为什么?

旁边趴着段小师,估计是一夜没睡,红彤彤的小嘴上流了一小嘬口水出来,逗的陈浩是捂嘴直笑。好像是感觉到了陈浩醒了,段小师慢慢的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拨弄了下凌乱的头发,对着陈浩是微微一笑:“醒啦?你笑什么?”

“我笑你个傻瓜啊,呵呵呵!”

相似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