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天命医妃

天命医妃小说

天命医妃

更新时间:2020-06-18 17:57
来源:原创书殿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火爆全网小说《天命医妃》的主角是叶曦月萧烈,是一本题材新颖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原主叶曦月是个不受欢迎的叶家小姐,虽然她拥有非常尊贵的身份,但是城里却没有男子爱慕她,这都是因为她的容貌被毁了。

精彩节选:

叶曦月快速地将衣服扔到床底下,自己坐在了床榻上,一脸傻笑地看着床上那个“睡美男”,手还在他脸上捏来捏去的,一副好玩的样子。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穿得华丽,打扮得极其精致的陌生女子,她一进来,看清叶曦月在做什么,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在做什么!”

她一阵暴喝,三两步上前,猛地拽着叶曦月的手腕,一把就将人从床榻上拽了下去。

“表小姐,您别生气,夫人她就是觉得好玩,她什么都不懂的。”

夏思瑜满脸的怒不可遏,瞪着叶曦月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她是萧烈的表妹,萧烈在她心中,看不只是亲近的表哥,还是英明神武的镇国将军,是她自小便最崇拜的人。

她知道叶曦月是个傻的,但是心里就是愤愤不平,替她表哥觉得委屈。

堂堂一个将军啊,怎么能娶一个傻子,现在躺在这里,还被她这样掐着脸玩,这是何等的屈辱!

叶曦月被从床榻上拽了下去,也没什么反应,还是嘿嘿地一个劲在傻笑。

夏思瑜看着她那张可怕的脸,再看到她这傻子般的痴笑,她气不打一处来,简直恨不得要发疯!

“把药放边上,我来喂表哥。你给我把她拉出去,我不想看见她!”

小丫鬟听到夏思瑜的话,本能地不敢反抗,就将手里端着的药碗递了过去,又放松了力道去拉叶曦月。

谁知道叶曦月一下子就把她的手打开了,扒着床沿,嘴里不停叫嚷着。

“不走,不走......”

夏思瑜见她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心里就万分的不痛快。

她转头瞪了小丫鬟一眼,冷声道:“你磨磨蹭蹭干嘛呢,把她给我拉出去,我看着她这副样子就来气!”

萧烈听到耳边吵吵囔囔的声音,看不到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到夏思瑜说的话,他心中竟莫名涌上了一丝心疼。

他看不见,不知道此时此刻叶曦月是什么反应,但是他听到了她嘻嘻的啥笑声,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总觉得这笑声格外的刺耳。

小丫鬟左右为难,但是她之前有一次不小心撞见过夏思瑜惩治自己心底下犯错了的丫鬟,知道她的手段,所以完全不敢违抗她的话。

她只能重新走上去,伸手就去拉叶曦月,即便知道她听不懂,还是忍不住劝着。

“夫人,来,厨房这会正在做饭哦,有好吃的,我带你去吃。”

她知道新夫人对吃的很执着,早上用早膳的时候,看到那些早点,新夫人那样子完全是两眼放光,所以就想到了用食物去引诱她。

叶曦月却一脸茫然地盯着她,手仍然扒着床沿不放,甚至一副准备爬上去的架势。

“不走......不走......就在这里!”

嘴里这么说着,她心里却朝着自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装傻子装得毫无负担,希望不要装上瘾掰不回去了,那脸可丢大发了!

若不是夏思瑜摆明了要给萧烈喂药,而她端着的那药,对萧烈来说,根本就是穿肠毒药,她这会也真的是宁愿跟着小丫鬟去厨房找吃的!

“表小姐,夫人不肯出去,您看要不就让她待在这里吧。再耽搁下去,将军的药就要凉了。”

“我看见她就心烦!叫什么夫人,夫人也是她配当的嘛!还冲喜,表哥明明还是之前的样子,她有什么用!”

夏思瑜狠狠瞪了小丫鬟一压,似乎不喜她帮着叶曦月说话。

叶曦月瞅准了她说话的当口,忽然一下子朝着她的方向扑了过去,直接就撞翻了她手里端着的药碗。

“啊!”

夏思瑜被撞得一个踉跄,手上的药汁全都倒在了裙褂上,手背也被烫红了。

“你......你......”

她比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以一股子的药味,非常难闻。

“这可是我新做的衣裳,都被你毁了!”

夏思瑜气得直跺脚,身上这股难闻的药味,直冲着鼻子,闻着这味道就犯恶心。

她恶狠狠地瞪着叶曦月,一副恨不得好好教训她一顿的架势。

小丫鬟脸上一慌,急忙找了一块干净的面巾,战战兢兢地帮着擦拭。

“擦什么擦,这副样子哪还擦得干净!”

夏思瑜气急了,一把拂开小丫鬟的手,转头看了床上昏迷不醒的萧烈一眼,见他始终昏迷着,心里就越发的不痛快。

“表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醒?等你醒来,我就不用再看着这个傻子了,你醒来就休了她吧,眼不见为净!”

小丫鬟听到夏思瑜当着叶曦月的面就这么说,不由得替她难过,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她,却见叶曦月仍然在傻笑,应该根本就不知道夏思瑜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心道,听不懂也好,免得伤了心。

“我先回府了,你记得一会重新把药煎好给表哥喝下。大夫说了,一天一顿,绝不能断了!”

“是,表小姐,我马上就去煎药。”

夏思瑜走之前,还凶巴巴瞪了叶曦月一眼,而小丫鬟也跟着她走了。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叶曦月和某个睡美男,她转头又往床榻上一坐,低眸看着倒在地上的药汁。

“好不容易昨天洒的药汁味道刚散了一些,今天又来一次!啧啧......我这傻子确实是讨人厌,所以还是想办法把你的解药配出来。等解了你的毒,你就赶紧醒过来给我一纸休书,我正好离开!”

萧烈听到叶曦月竟然要离开,不知为什么,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得,喘口气都要耗尽力气。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渴望一个人跟他多说说话,多亲近一些,不想她离开,不愿意她离开!

叶曦月不知道萧烈心中所想,她目光沉沉地看着地上残留的药汁,自言自语一般呢喃道:“萧大将军,不知道是谁要害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