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 >

校霸的娱乐圈女神

校霸的娱乐圈女神小说

校霸的娱乐圈女神

更新时间:2020-02-11
小编评语:为了自保,她找上了他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校霸的娱乐圈女神图1
校霸的娱乐圈女神图2

由山楂文学带来主角叫陆弥季迟的小说《校霸的娱乐圈女神》,作者是:池陌,这里提供陆弥季迟校霸的娱乐圈女神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她变成了漫画中的恶毒女配,担心被炮灰掉,她只能先下手为强!捏造和校霸的绯闻,只为抱他大腿。可是这个男人似乎对她另有想法,原来他对她也是蓄谋已久。

精彩节选:

陆弥硬着头皮走进教室,果然今天关注她的人格外多,也是,今天是她和季迟约架的日子,艺能班的学生本就闲的蛋疼,能不八卦?

吃晚饭时,陆弥远远看到季迟和卫哲从自行车库上来,而卫哲的手里领着一个沉甸甸的棒球包。

四目相对,卫哲挑眉,季迟面无表情,陆弥转身就走。

“……”又被无视的卫哲等人艹了一句。

“老大,听说陆弥喊了她体校的干哥哥。”

“干哥?”

“就是那只羊!”

体校老大羊恒和季迟本就互看不顺眼,之前还以为别人间接打过一架,有时候男人大家不问理由,要是有理由那肯定是要打的,陆弥这次叫了羊恒,体校那帮人肯定要过来,季迟打架从不喜欢拉太多人,他喜欢一对多,喜欢把人往死里揍,所以没有提前准备。

“是谁有区别?”季迟扔下一句。

卫哲笑了:“也是,你就喜欢重口味的场合,不过我瞧着这陆弥口味也挺重。”

季迟看他时像在剜人,警告意味明显。

“行!我闭嘴。”卫哲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半晌又嘟囔:“谁不知道你看腿,陆弥那腿……”

这次,季迟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卫哲的棒球包里肯定都是家伙,陆弥敢肯定!

那形状应该是铁棍,一想到那东西打在人身上,陆弥忍不住哆嗦。

原身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要学人约架?

正想着,手机来了信息。

“阿弥,晚上见,可别迟到了!你放心,哥这次叫了十几个社会上的人,季迟那小子跑不了!”

发件人是干哥,也就是说原身团伙作案,这个干哥哥不仅自己有兄弟帮忙,还纠结社会人士一起打群架,这事闹大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伤了进医院倒是小事,卫哲带那么多铁棍,要是打死一个,他们这些富二代可以避开,可她呢?她怎么办?

她还想在海新待下去,想平安度过剩下的半年,现在家里家境不好,她和父母正在培养关系,虽然关系不算疏远,却也没有很亲近,她真不想给人添麻烦。

一小时后。

黑暗中,站在车库柱子后面抽烟的季迟,眯着眼盯着那位站在他自行车旁鬼鬼祟祟的女人。

陆弥盯着手机上的自行车资料,无声叹气。

什么95%碳纤维材质,什么使用顶级赛车的零配件,什么重量堪比一台笔记本,什么最奢华的自行车云云,总的说来这自行车购买一辆轿车的,连零部件都是进口的,万一划坏了修起来要不少钱。

她很穷她知道。

任性也需要代价,陆弥默默收起手里的刀,看来戳车胎这招是行不通了,再说这年头自行车不能骑还可以滴滴,谁会因为没车骑就迟到不到场?

陆弥有点丧,她只想早日进入正轨,在这个漫画世界里艰难活下去。

以前她也想过穿书生活该怎么过,那时候她想的简单,她一定找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捕鱼散步看夕阳,就这样过一辈子,可现实是她哪也去不了,就连想好好学习都没办法实现。

下课铃响了,不同于其他学校,海新高中的管理不算严格,早自习7:10才开始,晚自习虽然有三节,可走读生只需要上一节就行,并不像其他学校那样,恨不得每时每刻把学生拴在学校里,可即便如此,海新高中的升学率依旧是全市最高的,越是家庭好的学生,父母越是重视教育,据说大部分走读生回去都要补课,有的一晚上要上好几节。

陆弥刚走几步,撞上一个身体。

季迟穿一件黑色潮款羽绒服,单肩背着包,左手插在口袋里,眼底一片寒潮。

睨她时眼尾微微上挑,薄唇该死的性感。

“干什么?”

陆弥找回声音:“乘凉呢,这里空气好。”

季迟的目光越过她,停在他的自行车上,这车是他今年的新宠,向来不准别人碰,海新高中的人都知道他爱车,连值日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她倒好,想来戳他车胎。

“陆弥。”季迟眼皮耷拉着,声音懒散却带着寒意:“活腻了?”

“你误会了。”

“误会?”季迟的目光落在刀子上。

“这是……用来削甘蔗的。”

“……”

他推着车要走,陆弥赶紧跑上去。

“季迟,我们谈谈。”

“谈你想划我车胎的事?”

陆弥噎了下,“我是认真的,你待会想去哪?”

“春风路小操场。”那边是各大学校打架斗殴常去的地方。

“真巧,我也去那。”

季迟沉默片刻,就这样推着车站在那动也不动,戾气陡然冒出来,虽然隔着暗黑的走道,陆弥依旧看得出他很不爽。

刚下课,各班老师都来发作业,教室里闹哄哄的,车库里依旧没人。

季迟的威胁是赤裸裸的,好似她再敢说蠢话,他一定饶不了她。

陆弥叹气,这真不是她的风格,她前世一向是好学生,遇到这种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偏偏她明白打架这事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如果不把这事解决了,只怕她不仅会得罪季迟也会得罪原身那干哥哥。

陆弥跟在他后面,小跑几步。“那个……我能不去吗?”

“你试试!”

陆弥噎了一下,无可奈何地去给原身收拾烂摊子。

“那不是叶弥吗?”

“是陆弥,她是被养母抱错的,你不知道?不过她在追谁?”

“我没看错的话是季迟吧?”

“他怎么跟在季迟的车后面跑?季迟不是一向讨厌这个女人吗?”

“你不知道?今天是陆弥约架的日子。”

陆弥算准时间,约架的时间是8点,她没有参与过打群架,hold不住那场面,想来打个架也用不了多久,只要迟点去等他们打完了就行,那样她既不算失约也可以避开,一举两得。

她搜索了小操场打车过去,那边聚集了职高和体校,操场周边有许多书店,时间还多,陆弥进去翻了一圈,最终挑了几本参考书。

原身不爱学习,书包里除了老师叫买的参考书别的什么都没有,陆弥翻了一圈,根据自己的记忆找了各门科目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买完之后她觉得不够,这书谁都会买,就算她做的熟练也不过跟大家差不多,总要再买几套。

“小姑娘买参考书?”

“是呀。”

书店大叔热情地拿了几套过来,“喏,这是状元笔记,各科都有,我这全着呢,全是找状元笔记自己来装订的,大叔不诓你,就这笔记你买回去吃透了,不考清北都对不起你用的功!”

“大叔我成绩不好。”

“成绩不好那就得再加一套《衡水笔记》,《600分700分》,还有衡水英文字帖你也需要,这老师改卷啊就喜欢整齐的,对了,各年真题也买回去刷刷,大叔告诉你,状元跟我说过,最有效的提分方法就是刷真题,只要你把真题吃透了,其他考题都是次要的!你这种小学渣一定要记得呀!”大叔语重心长。

陆弥二话没说,把他推荐的都买下来。

就这样她抱了二十多本练习题去小操场。

书店大叔笑眯眯目送她离开,学渣学神,哪里能逃得过他这双眼?虽说他只是个无名的书店大叔,但看到这种迷途知返的小学渣,还是忍不住想帮一把呢。

小操场漆黑一片,只不时传来骂娘声。

羊恒日天日地还想日季迟祖宗,早听过季迟是个不要命的,却没想到,一个寒假过去这家伙比之前更狠厉,该不是这个寒假偷偷去哪学功夫了?他带了十几个社会人士来帮忙,还有体校的几个,这么多人没够季迟那几人弄的,尤其是季迟不好对付,打架时简直像条疯狗!不要命的狠!

他吐了口血,愿打服输下次再战!

反正季迟也没占便宜,他一对多,身上也伤的不轻。

季迟拉着卫哲,“能不能走?”

卫哲呸了声,一嘴血水,“还好你稳得住,不然我们就要被羊恒给阴了,个奶奶的找了这么多连散打的大块头,那一拳下去都是肌肉,手都打的疼!改日老子也要去练胸肌!”

常子安肚子被踹得疼,易禾渊腿受伤了,不过对面一群人伤得更重。

四人对视一笑,常子安乐了:“还是我迟哥够狠!打架嘛,就看谁豁的出去,能打的怕不要命,我迟哥打架还怕过谁?”

季迟转着胳膊,漫不经心道:“少一个。”

“少谁?”卫哲话说完,一拍脑门,“得!咱打半天瞎激动了,这最重要的人还没来呢。”

当下一个身影走近,卫哲给季迟递了根烟,压低声音说:“那身形我看着眼熟。”

微弱的路灯下,对方的大长腿依旧显眼的紧,就那样晃呀晃的。

陆弥走近,看到那地上躺着,墙边站着的受伤人群,尽量露出哀悼神色。

这情形一看就是季迟赢了。

眼下他靠在墙壁上,眯着眼抽烟,身上的校服耷拉着,露出里面半开的白衫。

羊恒见了她,爬起来。“陆弥,你死哪去了?发信息也不回。”

“我手机坏了。”陆弥笑得干。

“我说你没事吧?你怎么把头发剪了?还是之前的有范儿。”

“我没事,倒是你。”似乎被揍得不轻啊。

“我能怎样?我的人马上就到了,到时候揍不死他们,嘶……”

季迟一脚踹在他小腿。

眼看两边又要打起来,陆弥赶紧喊停,当下一个手电照过来,羊恒紧张地后退,以为是条子来了,下一秒就听一个大汉粗声喊:

“谁点的奶茶?谁点的奶茶?不出来我拎回去了!”

“……”

这情形,就好比你床上运动正兴高采烈时,忽然有人给你放了段《义勇军进行曲》。

“我!”

快递员哼哼:“我找了你半天,这地方实在难找,送迟了,你可别给差评啊!”

“五星好评!”

于是,剑拔弩张的打架现场,就见陆弥拎着奶茶,一人给发一杯,服务周到:

“要珍珠还是不要?温的还是冰的?七分甜还是五分甜?”

“……”

于是,打架现场,负伤的众人不约而同放下手里的铁棍,心满意足地拿起手里温热的奶茶,毕竟,谁不想在寒冷冬日打完架时喝一杯暖过初恋的珍珠奶茶?

但季迟这边,所有人的心声是一样的——我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