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头条大佬,霍总是我死忠粉

头条大佬,霍总是我死忠粉小说

头条大佬,霍总是我死忠粉

更新时间:2020-02-13
小编评语:秀你锤子的恩爱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头条大佬,霍总是我死忠粉图1
头条大佬,霍总是我死忠粉图2

《头条大佬,霍总是我死忠粉》苏芃霍谨南小说又名《霍总,夫人又上头条啦》小说在线阅读由山楂文学为大家带来,这是正房肖夫人原创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苏芃退出娱乐圈前,在全网面前定下赚五十亿的小目标,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可是当商圈巨头带着她在公众面前秀恩爱时,他们顿时醒悟。

精彩节选:

苏芃狐疑的打开报告,报告里的各种证明材料十分充足,而诊断结语是:因为遭受严重的撕咬而产生身体过敏以及心理上的阴影,导致患者患上接触性障碍。

下面还有医生的签字。

无辜被咬,还被人咬出了障碍。

这要不是凶手是自己,苏芃都觉得下手的人天理难容。

她怕刺激到霍谨南,语气放轻了许多,小心翼翼的问:“你真的……有接触障碍了?”

男人的眸垂着,长长的睫毛打下了一片阴影,唇微微抿着,恰到好处的性感。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似笼罩在一层忧郁中。

他的沉默,就像是痛苦到了极致不愿意再提起。

房间里一时静默,直到查房小护士推开门走进来。

苏芃把小护士拉到霍谨南面前,“你过去摸他一下。”

小护士脸红红的,“这不太好吧?”

但见霍谨南没反对,小护士还是眼馋的摸上了霍谨南的手,摸着摸着就舍不得放手了。

霍谨南却一下将小护士的手给甩开,抬起了眼。

那双眼睛眼白的部分全部变成了猩红,眼珠更黑更深邃,小护士吓得尖叫一声跑了出去。

苏芃愣愣的看着霍谨南。

这还真的过敏了?!

这么奇怪的过敏,她还从未见过。

好一会儿霍谨南的眼睛才恢复了正常。

苏芃没忍住,也在他手上摸了一下。

可霍谨南的眼睛却没变色。

“我摸你你怎么没反应?”

霍谨南一脸冰冷,“问医生。”

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闻言咳嗽了一声。

“苏小姐,是这样的,霍先生这种情况,目前我也无法用医学来解释,但霍先生现在对人体过敏,一过敏眼睛就会充血,长此以往下去,不仅会影响霍先生的视力和人际社交,也会给霍先生造成更加严重的心理障碍。”

见苏芃还一脸不信的样子,医生也伸手在霍谨南手上轻微碰了一下。

可霍谨南的反应却十分明显,刚平静下去的眼眸瞬间又红了。

霍谨南过敏是事实,唯独对她不过敏也是事实,这下苏芃真的没法否认了。

她绷着一张脸认错。

“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医生治好你的。”

霍谨南嘴角扯了扯,像是在嘲弄,好像对她的人格抱有极大的怀疑。

旁边医生又开口,“苏小姐,恕我直言,霍先生这个病,找再好的医生都没用,除非……”

苏芃下意识的问:“除非什么?”

“解铃还须系铃人,是你把霍先生变成这样的,霍先生也只有对你才不过敏,所以可能需要你配合霍先生治疗,找出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苏芃眯了眯眼睛,敏感的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于是盯着霍谨南,没说话。

霍谨南冷冷看了她一眼,“苏小姐,你这是不想负责任?”

苏芃问:“我要是不负责你又要怎样?”

霍谨南依旧看着苏芃,“那我只能找你的父亲,宏达集团的董事长商量。”

这是有备而来啊,连她的身份都挖出来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先生?”

霍谨南没有正面回应,话锋一转,却是道:“我是我们家的独子,传宗接代就靠我。”

无法和别人肢体接触,的确是相当于断子绝孙。

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是多么残忍的打击啊。

而霍谨南都被弄成这样了,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已经很不容易了。

苏芃向来冷心冷肺惯了,这一瞬间却为自己刚才怀疑了霍谨南而内疚。

“真的很抱歉,你放心,是我的责任,我绝对不会推卸的,你的病我会负责的。”

霍谨南又从床头柜拿了一份文件递给苏芃。

“那就把合约签了。”

苏芃,“……”,连合约都搞出来了?

霍谨南的理由很充分,“我和苏小姐素不相识,签了合约,白字黑字,也免得到时产生不必要的纠缠。”

这话也没毛病。

苏芃看了看条款,也没什么过分的地方,合情合理。

她刷刷的把自己的名字签上了。

霍谨南拿过文件,也签了字。

苏芃看着他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苏芃都能感觉到被他捏着的那支笔散发出来的三生有幸的气息了。

这么好看的手用来签字真是可惜了,要是用来抓床单……

哎,等等,这狗男人签的什么名字?

霍谨南?这不是国内商界三巨头之一的霍氏集团掌权人的名字吗??

和她爸爸齐名的那个霍谨南?

上辈子狗仔们笔下那个包养她的有钱大佬?

而且这位平时几乎不在公众前露脸的神秘大佬还是她的脑残粉?

苏芃觉得自己有点飘了。

签完字的霍谨南收好了合同,医生一脸笑意。

“从现在开始,苏小姐你要全身心的配合霍先生进行治疗,帮助霍先生摆脱心理阴影和过敏症状,霍先生什么时候好了,合约什么时候终止。”

说完,医生走了出去。

苏芃回过神,就听霍谨南理所当然的指使她。

“我现在想出去走走,麻烦苏小姐帮我换一下衣服。”,他动了动胳膊,表示一动就会牵扯到脸上的伤口。

苏芃看了看他一身干干净净的白衬衫,没说话。

霍谨南也不说话,只是扬了扬合同,看着苏芃。

苏芃突然有种自己被讹上的感觉,盯着霍谨南看了好几眼。

“霍先生,你是在算计我吗?”

霍谨南依旧是那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苏小姐,你要知道,被你迫害至此的男人,是霍氏集团的董事长,我没有起诉告你,已经是看在苏董事长的份上了,你还反咬一口,这就是你做人的原则吗?”

所以还是她捡便宜了?

苏芃的怀疑仍旧没有打消,“你似乎不是霍家的独子吧?传宗接代这事……”

霍谨南面不改色,“我弟弟生出来就不行。”

苏芃,“……!”

霍家兄弟都这么惨吗?

“苏小姐,你该给我换衣服了。”,霍谨南提醒。

苏芃看了霍谨南好一会儿,哦了一声,十分粗暴地拉住霍谨南的衬衫领口,一下把衬衫扯开了,纽扣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