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婚婚醉人:薄总的蜜恋甜妻

婚婚醉人:薄总的蜜恋甜妻小说

婚婚醉人:薄总的蜜恋甜妻

更新时间:2020-02-13
小编评语:只要是欺负到我家小野猫的,都要管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婚婚醉人:薄总的蜜恋甜妻图1
婚婚醉人:薄总的蜜恋甜妻图2

由沐七夕原创小说《婚婚醉人:薄总的蜜恋甜妻》,主角是陶冉薄煜,讲述:陶冉发现自己的负面八卦新闻简直是满天飞,醉酒是她的错,前男友劈腿也是她的错,陶冉表示自己很无辜,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精彩节选:

薄煜丢下一句话,飞快转身,等陶冉反应过来,那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片场门口。

小插曲不足以中断拍摄进度,稍作休息,制片立刻催促所有人准备第二场镜头,陶冉也在换妆的间隙,看起了第二场的剧本。

可就在所有事物准备就绪,就等官昕妤上场的时候,杰森却火急火燎的跑了出来,跟导演说了两句什么。

接着,导演就一脸难色,有些厌倦的朝着杰森挥了挥手。

众人的目光都在导演身上,片刻,他才叹了一口气,接着抬头看向陶冉。

咯噔。

陶冉被看的莫名其妙,心里更是有些没底。

不会是官昕妤耍什么花样,要整她吧。

“陶冉,官昕妤有些不舒服,为了进度考虑,第二场戏你自己完成。”

自己完成?

第二场戏可都是和官昕妤的对手戏,她自己完成意味着她要对着摄像机自言自语了。

官昕妤可真够可以,为了整她,还真是什么法子都能想的出来。

“好的导演。”

情况已经如此,陶冉不得不答应下来,哪怕对着镜头演戏,是她演技中的硬伤,她现在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action。”

正常的拍摄,二人互动,哪怕有一方情绪不到位,只要另一人OK,就可以互相影响进入状态。

但对着机器表演,纯粹是在考验演员自己的功夫。

陶冉努力让自己沉下心来,说服自己,对着机器和对着对手是一样,可当近景切入的时候,她张着嘴巴,却忘了说下一句台词。

没有对手的戏,最大的缺点也正是在这里,平日里有对手一起,多少还能起到提醒的作用,现在对着机器,全是靠自己去控制整个节奏,一丁点儿不对,整场戏就没法儿继续进行。

“咔!陶冉,怎么回事!”

原本就因为薄煜和官昕妤耽误进度有些不悦的导演,好像是找到了出气口,一开口,语气中满是不悦和怒气。

陶冉根本来不及解释。

“再给你一条的机会,这一次如果不行,你给我卷铺盖走人!”

虽然陶冉知道,导演可能由于薄煜的关系,不会真的让她走人,但她不想让别人认为,她是靠男人才有现在这些成绩的。

“导演不好意思,刚刚是我的失误,可以给我半个小时让我调整一下状态吗?”

虽然要一点休息时间是演员的权利,但拍摄进度在前,陶冉询问的时候,还是有些没底。

好在导演松了一口,她立马跟工作人员说了谢谢,抓起剧本钻进了休息室。

对着机器演戏的方法和对人是完全不同的,她必须在这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看着镜子中神情有些倦怠的自己,陶冉甩甩头,手掌用力拍在双颊上,不容易得到的机会,绝对不能这样轻易丢掉。

简短的三十分钟休息过后,再从休息室走出来的陶冉,明显有了一些不同。

聚光灯下,随着导演落下的话音,陶冉迅速进入状态。

这一次,不仅是台词说的没有一点儿差错,就连人物的神情都表达的相当到位。

三十分钟有如此大的改变,导演都不禁摇头称赞。

最后一个镜头,陶冉更是将人物需要表现的情感演绎的淋漓,在场所有看客,包括杰森在内,眼眶都有些微润。

“咔!陶冉,这次表现太完美了,今天拍摄顺利结束,大家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继续。”

直到离开片场,陶冉都没再看到官昕妤,她本想关心下官昕妤的身体,现在看来,好像也没那个需要。

……

一夜无梦的陶冉却不知,自己再次上了热搜。

她一大早就被微微的电话给吵醒。

“喂,这么早打电话,你得病了?”

“不是你的病了吗?”

“我得病了?我……奥对,我是得病了,得了一种被你吵醒就相当暴躁的病,再说下去我怕我会从电话里爬过去打你,信不信?”

陶冉不是个赖床的人,但微微这通电话,的确是打的有点早,天才蒙蒙亮而已。

微微的语气却相当担忧,“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陶冉你能不能对自己的事情上点心。”

自从踏入娱乐圈开始,她对所有事情都很上心,出了什么事儿,她怎么就被微微这么说了?

“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陶冉睡意全无,干脆下了床,夹着电话开始刷牙,镜子中,她因为睡眠太短,眼睛里面有些红色的血丝。

“陶冉,你心也太大了吧,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新闻我都已经send给你了,你抓紧时间看吧,我先处理我手头的事儿了,有情况打给我。”

微微的话让陶冉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她打开对话框里的新闻链接,瞥了一眼瞬间愣住。

‘十八线小明星无法上位,着急成人格分裂。’

‘某陶姓明星家族遗传精神分裂病终于被曝光。’

‘拍戏现场精神分裂到底所为何事。’

一连几篇报道中姓名虽然由字母代替,但指向性相当明确,并且新闻最后还配了照片和视频。

陶冉看的发懵,直到点开视频,才恍然。

模糊不清的视频显然是偷拍,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视频中的自己和她所在的休息室。

几分钟的内容反复播放着陶冉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画面,说到激动的时候,她甚至还手舞足蹈,截取的视频片段的确足以误导所有人,认为视频中人有精神疾病,再加上如此生动逼真的描写,陶冉自己都差点儿觉得她是分裂了才做出的那些事情。

对着镜子演戏是她昨天做的事儿,不用想,片场恐怕也只有官昕妤会闲到做这些事情,并且,爆出她黑料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官昕妤。

可即使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她辩解会有人相信?

更何况,键盘侠横扫社会,跟平淡无奇的真相比起来,当然是劲爆有足够噱头的键盘侠写出的东西,才符合大众猎奇的心里。

陶冉把手机往沙发上一丢,自顾自的收拾着,全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她能当什么都没发生,靠八卦为生的记者,却如同抓住了赚钱的良机一般,将陶冉堵在了家门口。

‘陶小姐,你的病史被爆出,你现在是不是要去医院检查?’

‘请问陶小姐的母亲是不是精神分裂患者?

‘病情是否对拍戏有所影响陶小姐。’

一开门,各种问题蜂拥而至,陶冉的脑袋瞬间嗡的一声炸裂。

她想挡开自己与记者们的距离,可越是想逃,更刁钻的问题,就越是徘徊在她耳边,不仅仅如此,甚至还有一些相当过分的人生攻击语言也夹杂其中。

要不是因为之前网络喷子已经让陶冉增强了承受能力,恐怕这会儿她早已经崩溃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陶冉没想过,官昕妤这一次会玩的这么大,面对着聒噪的记者,她停下脚步。

看到陶冉停下来,众人也纷纷安静,只有些不识趣的记者,还一句句的追问着。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的新闻,恐怕要你们白跑一趟了。”

话音刚落,众人交头接耳,陶冉也不着急解释,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所有人。

舆论中,沉默往往是最好的反击。

好一会儿,大家才再次安静下来。

“精神分裂。不好意思各位,我没有得这个病,我家人也没有这方面的病史,所以对这病种了解的比较少,如果你们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可能暂时还无法回答,不过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腾出一些时间来,为你们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不得不说,陶冉的情商不是一般的高。

一句话说的不动声色,却准确的将那些试图使坏的人,拦了下来。

看着众人不语,陶冉侧身往前走了走,时间不等人,今天的拍摄进程也相当紧凑,她可不敢随便迟到。

“既然大家没有什么要问的,那就麻烦各位让让,我工作要迟到了。”

‘陶小姐,精神分裂是否对您演戏有所影响。’

陶冉的话都已经说得相当明白,可还是有个不知死活的记者挡住了她的去路,死缠烂打的追问道。

面对着这样的人,陶冉只能用为数不多的耐性开口,“不好意思这位先生,精神分裂疾病方面的问题我刚刚说过了,我和我的家人都没有这方面的病史,所以无从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您看我的回答,您还满意吗?”

记者被陶冉两句话说的,脸上颜色一阵阵变化,不过好在没有继续开口。

嗡嗡。

突然驶入的车子吸引了记者们的目光,目光尽头,薄煜一身浅灰色西装坐在车厢内,车窗摇下,他冷冷的朝着陶冉这边看了眼,抬起指头朝着陶冉勾了勾。

这么早,薄煜怎么会在这儿?

难不成这她被得病的事情,跟这家伙也有关系?

看陶冉站着不对,薄煜好看的眉头拧在了一起,“站着干什么,等我用八抬大轿抬你上车?”

面对着记者们的聒噪,陶冉没有丝毫犹豫,三两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被得病的事情,是谁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