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静待花开

静待花开小说

静待花开

更新时间:2020-02-14
小编评语:她再也回不来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静待花开图1
静待花开图2

《静待花开》的主角是安静韩少泽,由作者安芯原创短篇言情小说,讲述了:他觉得她的爱让他恶心,所以一次次将她伤得体无完肤,最后,她痛彻心扉决然离去,再也回不来了。

精彩节选:

“如果后期情绪不稳,会影响到胎儿,您还是谨慎考虑一下。”医生的话,已经相当的委婉了。

最近的情绪,已经把安静打入了谷底,继续待在别墅内遭受折磨,这个孩子必定会受到影响的。

可这个孩子,她……

安静恍惚着身子,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一只手轻抚着小腹,眼睫微颤,双眼蒙上一层水雾,“宝宝,你不要怪妈妈,我不愿看到宝宝生下来受苦。”

如果是个有问题的孩子,只会来这世上受罪,还有一个不爱他的父亲,即便生下来,也给苏海琼做了嫁衣。

不,不行!

她不能让这个孩子生下来,一是为了让他免收来到这个世上的哭,二是不想让这个孩子成为苏海琼那种狠心女人的女儿。

苏海琼定不会善待这个孩子。

路边,司机一直跟着她,见她情绪不好,也没有过问,但也不敢忤了韩少泽的意思。

“回去吧。”突然,安静打开了车门,坐在了后座上,语气淡淡。

司机愣了一下,这才一踩油门,直接回去了,一边问,“少夫人,孩子怎么样?”

“我已经不是少夫人了。”安静直接开口,这话虽说的平静,但却像是撕扯着她的伤口,惹得她心口泛疼。

司机的手一颤,别墅内的事情,众所皆知,现在,苏海琼恐怕是他们的未来少夫人了。

安静低垂着眼皮,望着自己的小腹,“没事,孩子很好。”

“少……安小姐好好在别墅内休息,只要生下孩子,少爷也会对你很好的。”司机不得已,还是改了那个称呼,毕竟日后还是要习惯的。

在外还好,如果被韩少泽听到了,那可便完了。

好?

安静苦笑一声,低喃道:“不可能。”

结婚以来,韩少泽可曾对她好过一星半点?只有她是一厢情愿的,在韩少泽眼中,她就是推了苏海琼和杀死了林琳的人。

早已辩解,可那辩解苍白无力。

别墅内的日子,好似韩少泽顾忌她怀里的孩子,所以才没有让她干那么重的活,可是安静一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给苏海琼做嫁衣,她就心头泛酸。

他从未在乎过安静。

明天,又是一次的产检,她躲进了自己的小房子内,给李瑞林打着电话,“都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不过静静,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就不怕以后后悔?”李瑞林担忧的话语传来。

安静嘴角扯出一丝苦笑,淡淡道:“我没有办法了。”

电话那边久久的沉默,久到安静以为李瑞林已经挂掉了电话,才听到那边的传来一个声:“嗯,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好。”

挂掉了电话,安静躺在床上,殊不知,她一旁的桌子下面,有一个红色在闪动着……

照旧来到了医院,她感觉全身冰凉蚀骨,艰难的挪着步子朝着里面走去。

她看着身后跟过来的人,眉头紧皱,在医院大厅内绕了好几圈之后,就发现那几个身影没了。

李瑞林还真是厉害,居然可以缠住那几个人。

来到了一个小的房间内,打胎,不需要进手术室内,而且这个事情本就属于秘密,进手术室便相当于告知其他人。

“躺下。”医生带着口罩,冷冷道。

安静心里在疯狂打鼓,“医生,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打麻药好一点?”

“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放心,一觉之后都结束了。”医生的话语冰凉,突然让安静心里更慌了。

这一切,是李瑞林准备的吗?

已经到了这里了,安静没有后退的路了,打掉了这个孩子,一切都真的结束了,她也可以离开这个让她心凉的地方了。

“好,开始吧。”

当针插入了安静的身体内,这是打麻药,至少让她不要那么的痛苦。

可下一秒,房间的门直接被踹飞了,一股冷意袭来,那散发着地狱般的气息逼近了医生,吓得他手一抖,针被拔了出来。

“韩,韩少?”医生颤着身子,那是一种接近于死亡的气息,刚才那一瞬间,他还以为看到了来自地狱的使者。

韩少泽只淡淡瞥了过去,那眼神让医生身子冰凉,立马飞快跑出了房间。

“你,你怎么过来了?”安静紧抓着床单,一只手捂着小腹,身子缩到了床边,惊慌的眸子看着她。

韩少泽直接把她从床上捞起,狠狠抓着她的下颚,“安静,没有我的允许,你没有资格打掉他。”

“他,活在这个世上只会受罪,韩少泽,我不会为了你和苏海琼做嫁衣。”安静双眼蒙上一层水雾,声音沙哑。

既然他都那么绝情了,那安静为什么还要自取其辱?

韩少泽盯着她那倔强的双眸,一个反手,直接扛起了安静的身子,“安静,这个孩子,必须活着!”

“你放开我!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资格做决定!”安静疯狂挣扎着,她都下了那么大的决心了。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出现?

如果孩子生下来,成为了苏海琼的孩子,对安静而言的折磨更痛苦,再加上她的情绪不稳。

被扔在了车上,不管安静怎么呼喊,韩少泽直接驱车去往了别墅,拉着她进了别墅,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那猩红的双眸看着她,手紧抓着安静的胳膊。

痛感涌上来,惹得安静皱紧了眉头,吃痛的喊了一声。

韩少泽却松开了手,转而却把她抵在了墙上,一把掐住了安静的下颚,“安静,你别想打掉那个孩子。”

“我——”

嘴,被堵上了,这个吻,熟悉且陌生,让安静生生的排斥,她直接一张口,咬了他一口,那血腥味涌入,他却不放开。

如果是以前,安静定是心欢喜,可是她现在心如死灰,对韩少泽已经没有心跳感了。

他不信她也罢,可是孩子,是她的底线了,如今她都无法护住自己的孩子,都是因为韩少泽和苏海琼的折磨。

冰凉的指尖划过安静的皮肤,惹得她一阵寒颤,疯狂推着他的身子,“放,放开。”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