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相守在繁华落尽时

相守在繁华落尽时小说

相守在繁华落尽时

更新时间:2020-02-21
小编评语:惹她伤心,误她光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相守在繁华落尽时图1
相守在繁华落尽时图2

由山楂文学带来主角叫林亭陌墨萧的小说《相守在繁华落尽时》,作者是:春雷炮,这里提供林亭陌墨萧相守在繁华落尽时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她在他心里早已是恶毒至极的存在,为了折磨她,他娶她为妃。可当她真的消失在他的世界,他却慌了神,原来是自己错得太离谱。

精彩节选:

林亭陌意识有些模糊。

她看见了床榻边的陆希才确定了自己没死成。

“陌陌你可算醒了,呜你吓死我了!”

陆希见她睁眼,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陆希是礼部尚书陆家的独女,平日里与林亭陌在宴会上见过几次,趣味相投变成了闺中密友。

五年前林亭陌嫁给墨萧,有人嘲笑她配不上王爷的,有人嫉妒她捡了自家亲妹妹便宜的,只有陆希真情实感的担心过。

这姑娘还在林亭陌上花轿前信誓旦旦的说:若是墨萧负了自己亲如姐妹的朋友,便是冒着杀头的风险也要狠狠将这王爷骂上一顿。

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她还一直天真的以为墨萧迟早会回头,便都瞒得严严实实,什么都不曾告诉过陆希。

作为朋友来说,林亭陌实在不愿意过早地让陆希见识到自己失败的姻缘……

林亭陌心思转动,忽的,脸色一变,肚子里的孩子……

她一把握住陆希的手:“小希,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

陆希不顾形象的抓起袖子往脸上抹了一把:“林亭陌!你自己寻死就算了,你还知道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啊!孩子命大,这次算是挺了过去,他可比你要坚强得多了!你在干傻事之前怎么不想想孩子!幸好我这次过来看你,听说你自尽赶紧让人把你救下来,不然,一尸两命啊!”

“我,想过了。”林亭陌的神情又暗了下去:“墨萧说,他不要这个孩子。”

“你说什么!”陆希愤然站起了身:“这是个什么混账王爷,当年说要娶你的人是他,现在对你这幅混蛋模样的人也是他,我就说了他这家伙不靠谱,若不是你当年说你恋慕他,我怎么也要阻止你!你也是个蠢的,这么些年每每问起你,你都一副无事发生的太平样子,一眨眼见个面却差点阴阳两隔!如今你那亲爱的妹妹林亭夏毫发无伤的回来了,日后在他心里怕是更没了你的位置……”

林亭陌突然抓住了重点:“林亭夏?亭夏回来了?!”

林亭夏五年前不是死在了城外的林子里了吗?现在怎么突然就复活回来了。

如果当时被人救下为什么不立刻就回府呢?

“可不是么,五年前所有人都说你害死了她,现在人家好端端的回来了,就你平白受了委屈。现在不仅连个道歉都收不到,还要遭人奚落。更过分的是你知道那墨萧还说什么吗,他还觉得你自尽是一个算计他的把戏!谁会拿命开玩笑啊!”

在墨萧眼里她林亭陌就是这样的人,她早该知道的。

一个不要脸拿着自己妹妹性命当成登高的垫脚石的贱女人。

只是如果自己一开始就不动心。

如果最一开始就不对他有任何期盼,会不会现在的结局就不一样。

林府。

林亭陌又回家了。

为的是去见见自己那个五年前死而复生的妹妹。

说来可笑,她那亲爱的妹妹回了家,全府欢腾,张灯结彩,大堂里的饭菜酒香一路传到了门前。

她这个大女儿悬梁自尽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举家连个下人都不曾派去王府问候一声,从家仆到爹娘甚至无人知晓这件事。

她这半生过的真是失败。

“姐姐!”林亭陌才迈进家门,随着一声娇俏的呼唤来人一下扑在了她的身上:“我好想你啊,这五年来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家,如今回来了没见到姐姐还想着可惜,现在倒是圆满了。”

瞧瞧,这一张惹人喜欢的小嘴,说出来的都是些什么肉麻话,若是她自小有这么个觉悟,也绝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副模样。

“夏儿!”夏明陌赶紧上前,火急火燎的隔开了林亭陌,像是防着贼似的:“你五年了才刚回府,离这扫把星远点!省的她又祸害了你!”

林亭陌微微向后退了几步:“母亲说的有理,妹妹刚回了府,实在不宜与我这刚在阎王殿绕了一圈的人这般亲近,晦气太重冲了喜就不好了。”

林亭夏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姐姐言重了,妹妹这次回来还是深受墨萧王爷的宠爱,日后妹妹嫁进了王府,与姐姐更是亲上加亲了。”

一时之间,众人神色各异。

林亭陌只觉难堪,却不说破:“那先谢谢妹妹了,只是此次回来了,不如向大家解释一下五年前那一场意外吧。当年明明是妹妹先离开了巷子,为何之后却没了踪迹?”

林亭夏突然神态紧张了一瞬,随即便变得楚楚可怜起来:“姐姐……姐姐在说什么?五年前我为人所救,在一座县城内过了五年的苦日子,如今实在不愿意再去回忆……劳烦姐姐莫要再提了。”

林亭夏与林亭陌两姐妹本就长得美貌。

林亭夏现下欲哭的模样,眼眶略红,一副泫然欲泣的姿态叫人好不心疼。

“够了,林亭陌。”墨萧从厅后走出,怒从心起:“别再叫本王更恶心你了。”

“恶心?”林亭陌此时倒真不知该是悲是怒:“墨萧,是你一直在追究五年前事实的真相。我不过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罢了。”

“清白?你大可不必。当年若不是你,夏儿不会在外流落五年之久!”

夏明陌狠狠地推开了林亭陌,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仇人:“五年啊,五年!你倒是有声有色的活的干脆,你夜深梦回的时候可曾想过你的手还差点亲自害死过自己的亲妹妹!你瞧瞧夏儿如今的模样,不知比起从前憔悴了多少,你该怎么赔我这么个贴心的女儿!”

林亭陌面上不显,握着的拳头几乎把掌心掐出血来:“娘……五年来我这般唤你的次数屈指可数。林亭夏回来我自然高兴,可这五年你从不曾想过,除了她,我也是你的亲女儿啊!”

“本王说够了,你听不到么!”墨萧一把掐住了她的肩膀,“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和夏儿比?!”

她算个什么东西…?

墨萧会不知道么?这五年,她林亭陌对墨萧嘘寒问暖,他写字她研墨,他风寒她熬药。

若是他在朝中遭人非议,她再不喜人多的场合也特意设宴与各家夫人结好为他扭转风评。

她以为,有朝一日这个男人终究会念及她的一份好,愿意回头看看她。如今想来,和一切都如此可笑。

“墨萧,你说你爱的是林亭夏,我尊重你。我也承认我当年答应嫁给你有着自己的私心,但是。”

林亭陌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周遭这些自己曾经爱的人,深感背叛:“可我终究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不是林亭夏也不是别人,是我!可我从进门起没有一个人真心欢迎我的到来!难道我就不是林家的一份子么?”

“爹爹……这位姐姐是谁啊,你们在吵架吗?”

稚嫩的男声适时的响起,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从院子里跑了进来,直直的扑到了墨萧的怀里。

到这一刻,林亭陌才知道,原来墨萧也是会露出如同“宠溺”这般的神情的。只是这个孩子……

林亭陌震惊的看向站在墨萧身旁一脸娇羞的林亭夏。

这是,他们俩的孩子……

林亭夏眼中划过一丝挑衅,她信步上前挽住了墨萧的手,骄傲的抬头看着林亭陌:“五年前我被一家好心人所救,后来发现我怀了身孕,唯一和我发生过……咳咳,总之我本想着尽快回京来找墨萧哥哥的,后来刚到城门口就听说墨萧哥哥迎娶了姐姐。我心里想着我真的不该再继续留恋了这才离开了京城,又回了那个人家。只是迫于生计,我必须要去做活来养活我们母子二人,墨萧哥哥你看,我的手上都生了茧,我如今已经配不上你了。”

说到这里,林亭夏又垂下了头,轻轻啜泣,好不动人。

墨萧怜爱的注视着林亭夏,眼里满是柔情,“夏儿你太傻了,你就是过于善良了。你早该来寻我,本王何时在乎过那些,只要是你就都不重要了。明明都是林家的孩子,差别却如此之大。”

男人话风一转,眼神如刀锋一般尖利的刺向林亭陌:“夏儿为了你,五年不回京城,为了生活甚至放弃了自己本该荣华富贵的生活,可你呢?亲妹妹回来不见你有半分欣喜,上来便戳人痛处找不痛快”

“王爷教训的是。”许久不曾开口的林询重重叹了口气:“林亭陌,五年前若不是你害的夏儿……也不至于是你嫁去墨王府,说的难听些,你不就是个代嫁的新娘子?旁人皆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瞧瞧这些年你的肚子可有半分动静?夏儿都有了王爷的骨肉还这么辛苦的好好长大了,不仅没叫王爷休妻,还愿意同你一道伺候王爷,你怎得这般冥顽不灵?!”

呵,她冥顽不灵?

她怀了三个孩子前两个都被强行流产,眼下连肚子里的这一个都快保不住了却被自己从小敬爱的父亲冠上因无后而不孝的罪名。

说到底,她才是墨萧明媒正娶过了门的王妃,怎么在他们的嘴里,自己就成了夺走了林亭夏位置不要脸的卑鄙小人了呢?

林亭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五年前那场意外发生之前,林亭夏分明因为来了月事疼的死去活来,叫她在大堂干等了一个时辰才出了门。

如果在林亭夏失踪前才来过月事,那么她怎么可能会和墨萧之间有一个快要五岁的孩子?她怀上这一胎的时候应该已经失踪了不是么?那这个孩子是谁的?

“墨萧。”林亭陌不顾场合,“这个孩子不可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