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不若初见

不若初见小说

不若初见

更新时间:2020-02-27
小编评语:他只认定了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不若初见图1
不若初见图2

由山楂文学带来主角叫简芷颜沈慎之的小说《不若初见》,作者是:三三三爷,这里提供简芷颜沈慎之不若初见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她在外声名狼藉,她爷爷为了好好治治她,便随便找了个男人让她嫁了。这个男人有一张妖孽的容貌,独属于上位者的气息,根本不是爷爷所说的出生平凡?!婚后,男人更是将她宠上天,还把她治理的服服帖帖的。

精彩节选:

而且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

她又扭头看了眼那个男人的方向。顺着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他的半个后脑勺和小半边脸。

男人的鼻梁很高,很挺,红润的唇看起来柔软又富有弹性。

看着他小半边侧脸,不知为何,她总感觉……

她似乎见过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她真的见过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京城里权贵扎堆,帅哥美女自然也是不缺的,长相出众惊为天人的也不少,所以对于帅哥她早已无比挑剔了,可她见到这个男人时还是禁不住的失了神。

而且……

楼下正在看报纸的男人似乎很敏锐,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他扭头朝这边看过来。

简芷颜一阵心虚,轻咳了一声,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是,来到门口,见到房间里的摆设后,她骤然顿住了脚步,脸色突变,随即快步的走了进去。

她的房间全数变了模样,梳妆台不见了,电脑桌不见了,就连衣柜也不翼而飞了!

而床的另一边多了一套真皮沙发,她粉色的床不但换成了比她之前的大了不少的双人床,还被布置成了简约冷硬的欧式风格。

她本来生活气息满满的房间此刻只剩下了一张床和一套沙发,整个房间显得空荡又冷清,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都不是她的……

简而言之,里面除了房子的装修,里面的摆设都是陌生的。

想起刚才从这个房间里出来的男人,她咬了咬牙,气冲冲跑了出去,一边下楼一边大声的说:“喂,上面的房间怎么回事?我的东西呢?”

那个男人不知是不是没听到,翻了翻报纸,沉默。

简芷颜咬牙,怒了,过去一巴掌就啪在了男人前面的玻璃茶几上,“喂!问你话呢!”

不过,刚拍完她白嫩的手掌上那火辣辣的痛让她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忙吹了吹自己红肿一片的小手掌。

她来势汹汹,男人却眼眉都不抬一下。

过了会儿后,他却忽然开口了,语气也是平静得毫无波澜,却低沉得非常好听,“大的三间房格局不错,一间我住,一间留着做书房,剩下那一间做健身房。”

简芷颜觉得自己被气笑了,说出的话却是咬牙切齿的,“安排得不错啊,那我呢?”

男人说完了后翻了下报纸,沉默着,一个字都没有再回答她。

似乎……

她怎么样,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可那是我的房间!”他越沉默,简芷颜越气愤,“你凭什么不过问过我一句就随随便便的将我的东西搬走?如果你想另作安排,难道不该事先过问一下我的意思吗?”

男人对她的话恍若未闻,目光没离开过报纸。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你——”

她气急败坏的想骂人,再看那男人一眼,人家压根不理她,冷漠沉默,淡定自若得能将此刻张牙舞爪,大吼大叫的她视若无物。

刚才在楼上第一眼就感觉他像一座深沉莫测,清贵冷傲的冰山,现在看来他比她想象中还要冷漠几分,不然她气势冲冲的在他跟前说了一大堆,他怎么能做到恍若未闻?

见到他第一眼时,她也已经隐隐的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了,如果说举止上的优雅可以后天培养,那这个男人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慑人气场,高贵的气质却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她以为她爷爷早上说这个男人配她绰绰有余只是气话,现在看来……

确实如此。

看来,她爷爷给她找了个不得了的男人啊……

思及此,她撇了撇唇。

既然他不理她,她闹也没用,简芷颜愤懑又没地发泄,心里不痛快了,泄恨的狠狠的踹了一脚茶几,随后转身离开。

可想了下还是不甘心,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脚步一顿,骤然折返回来,勾唇挑眉一笑,随即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抢他手中的报纸!

她本以为胜券在握,只是男人比她反应更快,所以报纸还是轻轻松松的被他拿在手里,而且他的脸上依旧一派静然无波澜的模样。

“你——”

简芷颜有几分惊愕的挑眉,再尝试着去抢夺,仍然无效。

男人不气不恼,不紧不慢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他的眼眸深邃暗沉,脸色平淡无波,简芷颜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他那暗沉的眼眸却让简芷颜情不自禁的放开了手,脸皮厚的嘿嘿的笑了笑,“反应挺快的嘛,不错哦。”

只是,她说完后,人家从她手里抽回了报纸,继续无视她。

她皱眉,转身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一个硕大的雪梨咔擦咔擦的啃着,吃的两额鼓鼓的模样,像个正在生闷气的小刺猬。

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矜持和优雅。

肉汁饱满的雪梨被她啃的坑坑洼洼的,她咬牙,忍下心中的不悦,放缓了语气,瞥了眼依旧在看报纸的男人,忽然开口“甚……之?”

甚之?不如叫甚至算了!

男人闻言,捏着报纸的手似乎顿了下,没看她,柔软的薄唇微微一动,竟然开口了:“嗯。”

“……”简芷颜瞪大了眼眸,方才她说再多,他都不曾理会过,不曾回应过,她还以为他不会应声了,没想到……

她笑了,不爱记仇的她怒气来得快也去得快,自来熟的将屁股挪了过来,手肘轻撞了下他的手臂,一边啃着雪梨一边笑眯眯的说:“咱们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