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我的老公是冥王2

我的老公是冥王2小说

我的老公是冥王2

更新时间:2020-05-14 15:45
来源:盒子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章节目录

由作者见字如面倾心打造的《我的老公是冥王2》是一本灵异言情小说,慕小乔江起云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我的老公是冥王2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慕小乔一直以为江起云跟平常人没有差别,可是有一天她发现了有关于江起云的一个秘密,他似乎不是人类。

精彩节选:

大麻烦?我现在还怕什么麻烦?

我身边围绕的人和事,已经够纷纷扰扰了,麻烦再多点儿也无所谓了。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我哥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小乔,你这是‘劳累过度’啊?听到大麻烦都不会吓到你了?”

“胡说什么呢,你这长辈有点儿自觉,别老在小殷珞面前一惊一乍的……”我揉了揉脸,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我刚坐下,一个人突然从角落里出来,低头低脑的给我添茶。

这不是那个半吊子的驱魔法师吗?

“小殷珞,你家缺人吗,怎么把他给捡回来了?!”我愣住了。

殷珞忙摆手道:“这么蠢的人,来我家打杂我都不要!要不是看他有点儿用,我才不带他回来!”

“他能有什么用?”我满头雾水。

原来江起云将我带走后,这年轻人看我凭空消失了,惊得目瞪口呆,才反应过来遇到了“前辈”。

我们这行忌讳官非,殷珞帮着救醒了昏迷的富婆和糖糖,让她们自己联系医院和派出所,就拉着这年轻人脱身离开。

这年轻人姓萧,叫善明,殷珞不客气的喊他小老弟(萧老弟),其实他的年纪跟我差不多,比殷珞还大点儿。

在离开之前,殷珞去车库顺手“借”走那尊小佛像,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说了句:“这是文物吧?现在这种刻有八思巴文的密宗佛像太少见了……”

没想到这年轻的后生晚辈能看懂这文字,殷珞二话不说就将人给揪了回来。

“八什么文?”我蹙眉问道。

“八思巴,是古代一个藏传密宗的领袖,他曾经跟随长辈在青海一代居住,跟蒙古人谈判,还成了蒙古人的国师,他从古藏文中创造了一种蒙文,就叫八思巴文……这都是我们后来人的叫法了。”萧善明努力解释。

我点点头,据说这是糖糖老爸年轻时跑青藏线那会儿买的,然后就一直放在车上,换了很多车,都还保留着这个佛像,大概觉得这个佛像灵验。

“那你怎么认得出这种文字?”我问道。

“我师父看得懂,他是蒙古人、但也是道士,他家里就有这种文的手抄书。”

我点点头,确实有很多珍贵的老东西藏在民间。

“不过,这佛像上的文字太古老了,我只能认出来,详细内容不敢乱说,只能回去问师父……但是您之前不是有三张黄纸么,这位殷二小姐抄过上面的内容,那个我看得懂。”萧善明对我说道。

“那到底什么意思?之前周老幺说是献祭时的祝,莫非他骗我的?”我皱眉道。

“其中一张是衷心侍奉君主尊上,还有一张是生死都为尊上所用,第三张的意思我不太懂……”

“大概是什么?”我追问道。

“好像是说……后会有期?”

哈?

给死去的人贴一张后会有期?

我哥喝了口茶,手指敲了敲桌面:“这或许是信仰的一部分,比如说:死了不是消亡,在另一个世界还会再见……这样的意思吧。”

我点点头,这样解释也行得通。

“那三张黄色符纸,被江起云的红莲业火焚毁,应该不会有什么隐患了吧?”我心有余悸。

我哥挑眉道:“唉~~说真的,江起云是冥府尊神,虽然有责任维持阴阳二炁平衡,但毕竟不能太过越界……再说了,我们遇到天大的麻烦,在尊神们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他笑了笑道:“也就是小乔你遇到危险,他会出手管管,其他事情只要不涉及冥府,他压根儿不会管、也不能管。”

“天地自然、神仙妖魔人鬼,都自有其道。”

“道就是规律,道就是因缘……谁能管得过来?”

“小乔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主要是担心也没用,等事情的苗头出现了,我们再一步步去解决,有这点儿忧虑的时间,不如回家带娃。”

我哥一席话,颇有他慕小爷的心性。

我笑了笑道:“你现在劝我别忧心,那刚才你还说我有大麻烦了?”

我哥“呵呵”一笑:“不错,就在你来之前,于归和幽南的班主任打电话给我。”

“干、干嘛?!”我心里警铃大作。

“还能干嘛?告状呗~~~”

“……”

》》》

要说这世上有什么比妖魔鬼怪更让我紧张的,那就是幼儿园班主任的电话。

我不知道其他小朋友的家长怎么想,总之我看到老师的电话、信息,我就非常紧张。

别的家长或许是担心孩子是不是受伤了、生病了。

而我,担心这两个孩子——把老师给气到了。

之前我跟江起云在清净极乐天里“独处”,老师的电话自然打不到我手机里,于是打了备用电话,我哥的。

江起云都知道我“奔波劳碌”,一边沈家出了事故、藏宝阁被毁、轮回珠不知所踪、姨父去世;一边,还要挂心着放在慕家小楼的孩子。

沈家的家业是一处灵山秀水的仙山道观,是风景区,周围自然没有幼儿园。

为了于归和幽南的正常成长,我将他们放在我家,方便上学。

就算他们是神之子,依然是阴阳二炁的身体。

不管仙家尊神们如何护佑,也总有他们自己要走的路、要历的劫、要悟的道。

以前我也曾担心他们的安危,可自从去了幼儿园小小班,我开始担心老师们的“安危”。

于归和幽南是孪生姐弟,本来龙凤胎就比较少,一入园就全园皆知,加上这两个小家伙还特别“出风头”。

我家在南方某省城,太爷爷所在的老家离省城也不算远。

而且文化街上那栋前庭后院的三层小楼住了不少大隐于市的人,我也放心将孩子放在那里。

可这一大早,老师就打电话来告状,我总不能说:抱歉啊老师,我在外地做法事呢!

——只能老老实实的赶飞机回家。

回家时,刚好是傍晚时分,日暮夕阳在不远处的人工湖里洒下金色波光。

我家的店小二陈老头和跑腿的大宝,正在一边扫洒门庭、一边准备关门,看到我和我哥从出租车上下来,两人忙跑过来接行李。

“哎哟,我说少东家、大小姐,您二位可算回来了——”

相似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