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强势种田:王妃不好惹

强势种田:王妃不好惹小说

强势种田:王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5-14 18:08
来源:微小宝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章节目录

主角是夜久辰江月汐的小说《强势种田:王妃不好惹》,由这里为您带来强势种田王妃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是:一朵小黄花,小说讲述了:二十一世纪医学小天才,穿越到了古代,以一人之力撑起破败的江家,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惹上赫赫有名的王爷夜久辰,势力法抗的她发现反抗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精彩节选:

江月汐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又昂首挺胸对着江母说道:“你刚才说的意思是,只要我还姓江,就永远都不可能摆脱你们吗?”

江母高傲的抬起了头:“那是自然。”

“好!”江月汐说道,“那么咱们今日就当着大家的面,我江月汐从此和江家没有任何关系,自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半分瓜葛。”

此话一出江奶和江大壮都有些愣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月汐强颜欢笑:“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也不是你们江家人了。”

闻言,夜久辰也有些愣住了,毕竟他没想到江月汐居然要和江家人断绝关系,更是觉得江月汐是那样坚强的女子,是自己不能辜负的。

“听风,送客。”江月汐不想再看到他们两个,就闭了眼睛对着身后摆了摆手,当听风将江大壮一手扔出去后,江奶,此时才清醒过来,江月汐真的敢这样做。要知道若是一个女子嫁人连娘家都没有那是要被人笑话的。

“江月汐!你这个赔钱货,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奶奶,江月汐!你不能!”江母争吵着要和江月汐说清楚。

但是听风直接也不留情面拖着她就扔了出去,因为在江月汐和夜久辰没有回来的时候,江奶和江大壮都要在店里面吵死了,直接闹得的生意都做不成了。故而听风对这二人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后来又听了夜久辰的话,清风更是不喜,这一摔,也有些个人感情了。

优草堂前嘈杂的声音还在继续,但是无论是江奶的哭喊声,还是堂前众人的吵闹声,江月汐都听不见了,她只知道自己现在正处在一片黑暗中,没有声音,没有光明,她努力想要挥舞着手臂求救。但是就如同一个溺水的人那般,越陷越深,似乎正是无底的深渊……

“月汐?月汐?月汐……”夜久辰担忧的看着一脸迷茫的江月汐,又示意听风今日优草堂不开门了。

听风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江月汐,转身对众人说道:“今日我们掌柜的身体不适,故而提早关门,还望各位海涵。”

见管事的都这样说了,众人也不好再留下,也都缓缓散去,江大壮也扶着江奶缓缓走了。

打发走了众人,听风看到夜久辰依旧关心的看着江月汐,便叹了一口气,关了门便出去了。

“江月汐!”夜久辰喊了好几声,江月汐都没有反应,情急之下,夜久辰便对着江月汐大声喊叫。

这样果然行的通,江月汐抬头眼睛无神,迷茫的看着夜久辰。看着她变成了这副模样,夜久辰很是心疼。而江月汐听到了夜久辰的声音,就像是黑暗中透出了一束光。

“没事的,夫人,还有我陪着你呢。”夜久辰对着江月汐笑的很是宠溺,又缓缓把她抱进了怀里。

江月汐贪婪的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又瓮声瓮气的问道:“九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啊。我居然连生养我的人都不要了,是不是很无情啊。”

夜久辰叹了一口气又拍了拍江月汐的后背:“没有,一点都没有,你做的很对,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就不会从江家逃出来,你一辈子都得困在那里。”

“我真的很羡慕别人的爹和奶奶,他们都是那么温柔,那么喜欢自己的孙儿,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是我做的不够好,爹才会一直打骂我,奶奶也从来不对我笑,所以后来他们说的事情我都努力去做到,做好。”江月汐不停地在夜久辰的怀中说着话,似乎是要把这些年的委屈都说出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以后会保护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你放心好了。”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又替我站出来说话。在我迷茫的时候,你又一次向我伸出援手,九哥,你真好。”江月汐抬头说道。

夜久辰闻言却有些不开心:“夫人说这话的意思是,还拿我当外人吗?”

“没有没有。”江月汐急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好了,我知道了。”夜久辰直视江月汐的双眼,“我不是说了你可以依靠我的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难道你不相信我了?”

江月汐摇了摇头:“怎么会不相信你呢,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都在维护我,我当然相信你了。”

“嗯,相信我就好,那么现在咱们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好好的洗个澡,再吃顿饭,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就好了。”

江月汐自然知道夜久辰的话是为了逗自己开心,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不想让他担心。

“那你的伤?”

夜久辰笑着点了一下江月汐的额头:“没事的,你放心,等会儿找听风来替我再处理一下就可以了。你先去洗漱吧,别想那么多了。”

江月汐走后,夜久辰就找到了听风:“你把今天的事情再原原本本的给我讲一次。”

“是。”清风又从江大壮和江奶一起进优草堂,又赶走了病人,还将优草堂翻的很乱的事情讲了一遍。夜久辰听后点了点头。

“你现在马上找人去保护江母,要是那个江大壮敢欺负她的话,你们就直接出手,千万不能让江母受到伤害,还有给那江奶和江大壮一点教训,居然还敢来惹是生非,是我这次对他们太宽容了吗?”

“是!”听风说道。

“还有,昨日月汐上兰山的事情,也是因为你的失职,你忘了来这里的任务是什么了吗?”

听风闻言面露愧色:“是听风的错,听风不该让江姑娘一个人去兰山,不仅没有保护好江姑娘,而且还使主子受伤,还请主子责罚。”

夜久辰皱眉许久,又缓缓说道:“责罚一事,现在也不急,毕竟你每天都在月汐周围,要是万一露出什么破绽,让月汐看出什么来,那可就真的该责罚了。”

“谢主子。”听风正欲下跪,夜久辰看着他轻咳了几声,听风便又站了起来。

“听风知道了。”

“嗯。”夜久辰点了点头,听风退下后,他便一直都坐在那里,今日的脑子总算是清醒了,但是昨日他便和江月汐在一起了,要是她知道小绿的事情后,会不会更恨自己呢。然而此时夜久辰的心中却是更加矛盾。

翌日,江月汐依旧面色如常的前来坐堂诊治,优草堂经过这几天的事情,人数也在慢慢减少,或许是真的闹的有些厉害吧,但是人少了,也是件好事,这样一来也好闲下来休息休息。

没人的时候,夜久辰就在她的身边不停地说着话,逗她开心,几日下来江月汐的状况总算是不错了。然而优草堂却是每况愈下,几乎没人再来诊治了。

夜久辰安慰江月汐让她别着急,自己暗中调查。江月汐虽然嘴上答应了,但是心里又觉得肯定又是因为自己。

这日江月汐如往常一样去了那两个老人的面摊,夜久辰因为有事没有前来。老两口见了她来都很是开心,招呼着就让她坐下。

“月汐丫头,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早,优草堂里没人了么?”老翁问道。

江月汐点了点头:“药堂里没人了当然是好事,证明大家都没事儿了,自然是值得开心的。”

闻言,老翁笑着点了点头:“你这丫头啊,这么说都是你有理,你有理行了吧。”

“嘿嘿,其实这几天优草堂的人一直都很少,有听风在,我也放心,就想趁着这个时候出来溜达溜达,偷个闲嘛。”

老妪点了点头:“就是,女孩子家的千万不能累着了。”

和两个老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感觉很舒服,就像和一个久别重逢的故友一样,更何况两个老人过的这么悠哉悠哉的日子,也正是江月汐想过的。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那个开优草堂的女大夫居然和其他男人有染。”

“不会吧,我看那江大夫人挺好的啊,不像是那种女人。”

“我说你还别不信,就是这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才更有可能去勾搭男人。那娇娇弱弱的样子,嘿嘿,当然动心了。”

“你可别道听途说,污蔑人家姑娘,那江大夫现在还是未出阁姑娘的打扮呢,你这样说的话,可是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呢。”

“哈!就她还要名声,要名声的话,就不会整天和他们优草堂里的两个男子混在一起。我可听说了,那个江大夫和那个叫九哥的,他们之前都是同床共枕共住一个屋檐下边的。”

“是吗?你听谁说的啊。”

说的正是兴头上的那个人补充到:“就是听那个江大夫的奶奶说的啊,这可是她亲口所说,所以啊我说那个江大夫也不是什么好货。”

这人话音刚落,就又传出来了一声惨叫。江月汐正听着他们的议论声,转头好奇的看过去,只见一个乞丐模样的小孩手里拿着弹弓,看来那声惨叫的罪魁祸首就是弹弓了。

相似作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