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 >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更新时间:2019-12-03
小编评语:我的心,丢在了你身上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1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2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是由作者漫步云所原创的一本重生言情小说,主角是月千澜君墨渊,讲述:前世月千澜帮助君墨渊登上他心心念念的皇位,结果换来的却是他的负心,不仅失去了双腿,连死都是死在他的刀下。重活一世,她决心不再沾染情爱,关闭心门,在虐渣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他是否还能挽回她的心。

精彩节选:

月初盈吓坏了,低垂着眼眸。

她瑟缩了身子,脚步往后退了几步,慌乱的低下头,不敢吱声过问,纵使沈静香骂道多么难听。

“呵……”月千澜抿唇一笑,眸底划过一道冷光,她冷然望向翠湖:“打了一巴掌解气吗?”

翠湖的胆子向来就不小,有小姐这个定海神针在,她没有胆怯,果断的摇摇头:“没有解气小姐,我恨不得挠烂了她那张丑恶的嘴脸。”

月千澜挑眉轻笑:“那就再打,直到你满意为止,记住了千万别手软,给我往死里打。”

月千澜长长的指甲,沁入沈静香的肉里,箍住她的手臂,将她死死的控制起来,不让沈静香挣脱半分。

沈静香脸色煞白,瞪着月千澜:“你敢?我是堂堂沈家大小姐,沈家嫡女,你竟然任由一个贱婢打我?月千澜,到底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对我?”

“啪”翠湖咬牙,又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沈静香的脸颊。

这一巴掌,比上一巴掌用的力气大。

沈静香的嘴角,直接流淌出了鲜血的血丝。

“月千澜你疯了?你居然一而再任由你的奴婢打我?她是什么东西,一个下贱到泥土的贱婢,你竟然这么侮辱我?”

沈静香气得心口发疼,咬牙瞪着翠湖,辱骂的话语再也说不出来,她只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断了气。

月初盈红着眼睛,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月千澜:“大姐,静香姐姐毕竟是二娘的侄女,你……你适可而止吧?”

月千澜不理,眸光幽幽凝着沈静香红肿流血的嘴角,她随即又看向翠湖,挑眉问道:“怎么样?解气没?”

翠湖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手掌,咧嘴笑了:“小姐,解了一点点的气。”

“好……”月千澜抿唇吐了一个字,然后她看向假山那边浩浩荡荡的走过来的一群人。

她眸光微微一闪,随即立即松开了沈静香。

沈静香得了解脱,恨月千澜恨得牙痒痒,她反手一个耳光向月千澜挥去。

“月千澜你竟然敢打我,你去死吧……”

然而,她的巴掌还未贴在月千澜的脸上,月千澜的身子踉跄后退,后腿弯绊倒了一个石头,整个人不受控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快速的坠入了身后的河里。

咚一声,她的身子激起了湖水一大片的水花。

翠湖惊呆了,大吼一声:“小姐……”

然后她也要跟着跳入湖水里,去救月千澜。

月初盈手疾眼快,立即伸手拉住了翠湖。

随即,她们感觉眼前一晃,有一道身影掠过,跳入了水中去救月千澜了。

翠湖看见来人,顿时喜极而泣:“大公子,大公子去救小姐了,太好了……”

月千澜跳入了水中过后,便憋着气潜伏在水面上,她扑腾着手臂,尽量让水花大一点,看起来她的境遇凶险一些。

前世,她第一次被推入湖中后,她便偷偷学会了游泳,所以她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才实行了这苦肉计。

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比谁都惜命,可不会因为陷害一个区区的沈静香而让自己陷入危险。

听到翠湖喊着大公子,月千澜扑腾在水里,眼睛不由得红了。

她仰头愣愣的望着,那一抹月白色的声音跳入水中,然后向她奋力游了过来。

月千澜哽咽哭泣着,脸庞的泪水,不知是泪还是水,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她视线模糊一片,怔怔的凝着向她靠近的月府嫡长子月清源。

“澜儿……”下一刻,她的手臂被他抓住,他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大哥,你回来了?”月千澜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明,她仰头看着眼前俊美非凡的脸庞,随即嘶哑了声音喊了一声。

这一句,包含了她的愧疚,她的前世今生。

她的眼泪,根本不受控制纷纷下落。

“妹妹,让你受苦了,哥哥这次护送祖母去佛寺,得了祖母的赞赏,她赏了我不少好东西,我都给你留着呢。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再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月清源揽住了她的腰身,眸底闪着疼惜,一边带着她游向岸边,一边低声说道。

月千澜的心,犹如针扎般的疼。

五年前,母亲遭月晟丰厌弃,被送入山上佛寺,再不许下山回到月府。

自那一日起,属于他们的嫡子嫡女的荣耀彻底到了头。

沈氏当家,表面待他们宽和仁慈,暗地里指使那些奴才,苛待他们的吃穿用度。

他们又常年见不到月晟丰,就算见到了,月晟丰也因为厌恶他们母亲,从不正眼看待过他们。

他们兄妹生活过的无比凄苦,常常吃不饱穿不暖。

月府嫡子嫡女,活的还不如几个姨娘养的宠物狗。

后来呢,哥哥更是因为她的缘故,而无辜丧命,她亏欠他太多。

月千澜缩在月清源的怀里,瑟缩着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凝着月清源的侧颜,她哽咽着声音低声喃喃,声音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对不起哥哥,我绝不会再让前世的事情重蹈覆辙,也不会让你为我丧了命。这一世,该属于我们的荣耀,一点也不能少。”

月清源在护卫的帮助下上了岸,月千澜脸色发白,吐了好几口冷水,方才渐渐的缓过神来。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簇拥着白发苍苍的老夫人,缓缓的来到了湖边,低垂着眼帘,瞥了眼湿漉漉惨兮兮的两人。

老夫人穿着五福围寿纹样的紫蓝色的毛领大袄,头戴素色的点翠珠花,手中握着一串圆润饱满的佛珠,眸底划过一丝厉色低声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好好的怎么会掉入了湖里?”

翠湖原本正在用自己干燥的衣袖,替月千澜擦脸上的水珠,听闻老夫人质问,她想也没想,连忙跪在了地上。

“老夫人,大小姐她是被表小姐推入湖水中的。大小姐前天刚刚落水,差点丢了半条命,她额头的伤口还没痊愈呢。现在,她又被推入了湖中,呜呜……大小姐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